欢迎光临
分享文字,图片,软件。

明星们亲口述说的见鬼经历(三)

明星们亲口述说的见鬼经历(三)插图

温兆伦——拍鬼戏

我在片场里面拍过很多不同类型的戏,我还记得有一次我拍鬼剧,我知道我这个人很胆小,所以每次休息都在很多人的地方,有一次我找到一处很多人的地方我就睡着了,非常安静,后来我听到一个声音说:“温兆伦!你睡觉还发出声音,很难听!“我眼睛马上张开,我见到一个艺人,比较老的艺人,在跟我讲话,我就说:“不好意思!对不起!“我再闭上我的眼睛,继续睡觉了,不过,我已经清醒过来了,后来有人叫:“温兆伦!过来拍戏啊!“我就过去拍了,拍完之后也没事,我就要走了,我碰到刚刚叫我的那个老艺人,就说:“不好意思啊!刚刚谢谢啊!“可是后来听人家说那个老艺人在那一天,没有在那房子出现过,而且也没有通告。

周丽淇——拍灵异电影坟场遇鬼

周丽淇在墓地挖坟时挖到尸虫,被吓到魂飞魄散。周丽淇、梁敏仪与周子驹拍灵异电影《热血青年》期间,接连发生怪事,他们现时说起那些亲身经历,都感到不可思议!

周丽淇自言拍这部片是从影以来最惊心动魄的一次:“有场戏我要去墓地挖坟,当时下着毛毛雨,我还挖到尸虫,早已被吓到魂飞魄散,但都要继续拍,拍摄是现场录音,应该好静,但突然听到有怪声叫我,不过我当时想拍完就好了,怎么知道事后问起,没有人出过声,不过同场一位幕后就说,原来他同一时间都听到那个声音呢,我当时就打了冷颤,我就即刻念经,回到家里妈咪还立刻给块玉让我戴,用来避邪,跟着我去泰国旅行,都求条平安绳带在傍身。”

张敬轩——怪屋拍出鬼照片

因哮喘而病了两个月的张敬轩,早前因工作关系经过广州芳村时,发生了一件令他费解的事,他说:“我在这个地方见到三间风水屋,妈妈对我说起这间屋的人在美国已经发达了,我觉得新奇,就下车拿相机影相,后来发现所影的相中有很多白点,最初我还以为是尘埃,故此抹了一抹,谁知反而出现更多的白点,我把相放大来看,发现白点是一个个的人样,我有些害怕最后把相销毁了。”

吴大维广西撞鬼

中视旅游综艺节目《颠覆地球》在大陆广西撞鬼了!主持人吴大维、孟广美与任洁玲一票艺人前往广西灵渠出外景时,投宿进一处又湿又阴的鬼店,吴大维、洪其德当晚就被鬼压,同行的杨大为女友洁西卡更惊见上百颗鬼头吊在树上,后来才听说秦始皇在当地开凿运河时死了不少人,把大夥儿吓破了胆:“我们是8人遇鬼小组。”

刚从广西返台的洪其德谈起这次的遭遇惊魂未定地说:“太可怕了,我跟吴大维两人睡在地上,大约凌晨四点左右,突然听到非常吵闹的声音,没想到一睁眼就看见一个个白影在房里飞来飞去,白白的看不清楚五官,其中一个就跨在我身上,我第一次看见这种东西,全身动弹不得,叫也叫不出声音。”

隔天一早,家聊起才发现房子不乾净,吴大维说,他和洪其德看到相同的东西,任洁玲、许倩芸也恍然大悟:“我听见小其在叫,还以为他在作梦。”

制作人林屏则表示,这次的行程早在过年前就订好了,没想到当地旅行社没有事先安排,临时订不到旅馆,半夜两点,十几个人从龙胜杀到灵渠时,才发现前栋客房只剩三间,大家只好被安排住进已经荒废的旅馆后栋,早晨醒来才看到院子里有坟墓,据说当年秦始皇开凿运河时死了不少人。

外景队接著又前往桂林探访少数民族,杨大为女友洁西卡看到许多绑辫子的脑袋吊在树上,还有一大票鬼在车厢里穿梭、吸人气。整个旅程大家都感觉不舒服,一回到台北,制作单位就叮咛大家赶快去庙里拜拜、祛祛邪。

千百惠——遇水鬼 真事儿哦

“这条路好阴森哦!我们换一条路走,好不好?” 千百惠有点畏缩地望着小河上的这条小路,用楚楚可怜的眼神征求同行者的意见。

这一天,千百惠为了她新唱片的制作,和一名熟识的词曲作家远赴桃园另一位作曲家的住处,研究新歌要如何制作。直到夜暮低垂,才告一段落。千百惠和曲作家踏着月色,沿着一条小河行走,打算走至省公路,再拦车返回台北。

那条小河的右侧,是一片茂密的竹林,随着夜风的穿梭,不时发出飕飕的声音。他们走在左侧的土堤上,一路上只有几盏疏落的黄色吊灯,胆小的人,自然会感到一种诡异的气质,无法自已地紧张快走。 词曲作家看了千百惠一眼,心想难怪千百惠讲这话,连他自己都觉得有点毛毛的,更何况是她?但是这条路是唯一通往省公路的捷径,就眼前的情况,似乎没有更好的选择。只好硬着头皮下去了。 突然一股阴冷冷的怪风,从竹林里“呼”——的一声窜出来,泼辣地掠过他们身上,顿时把他们吓了一跳,停下脚步,疑惧地四眼对望,然后不约而同地一起往竹林的方向看去。 就在这个时候,一颗颗小小的灯泡忽然闪了闪,一刹那,全都灭掉了。

这突来的异变,使得千百惠他们大吃一惊,顿时僵立当地。 “我们快点走吧!这地方好象有点儿不太对劲。”词曲作家被眼前诡谲的气氛,搞的心头不一凛,转过头要千百惠和他快点离开这里。 然而,千百惠恍若未闻,两眼直勾勾地看着那片竹林,看了一会儿,千百惠居然举步向小河走去。词曲作家见状,吓出了一身冷汗,赶紧大步跨向前,用力抓住她。硬往后抑,两个人滚倒在土堤上,这时千百惠才如梦初醒,放声尖叫—— “你要死啦!抱住我干嘛!还不放开?” 词曲作家被千百惠的尖叫声吓了一跳,忙不迭地松开手,赶紧向她解释刚刚发生的事。 千百惠闻言,仿佛想到了什么,脸色刷地下失去血色,当下什么也没讲,推着词曲作家,逃命似地急催:“ 快走!快走!”两个人一脚高一脚低的循着土堤,飞奔至省公路,幸运地拦了一部计程车,直驱桃园车站。

这时,千百惠才在词曲作家的追问下,道出她刚刚差点儿没命的经过: 原来,千百惠被怪风一吹,心里已经凉了一半,加上灯泡突然灭掉,顿时把她吓得找不到胆子。就在她惊惧交集的时候,一只白白的手从竹林里伸出来,对着她轻轻缓缓地招动,千百惠一瞥,就再也移不开视线了。一时间,千百惠的脑子里,轰的一下变成一片空白,迷迷糊糊的随着那只手招摆,往小河里走去。直到词曲作家抱住她滚到看不见那只手后,才清醒过来。转念一想,马上恍然大悟自己被鬼迷上了,若不是同行的词曲作家机警,恐怕她会一直走进小河里,胡里胡涂变成一个冤死鬼。

后来,千百惠打电话告诉桃园的作曲家,才知道那林子的小河里曾淹死过好几个人,据说有水鬼在那片水域作怪。千百惠那天晚上所遇见的怪事,恐怕就是水鬼想找她当替身……

熊天平——撞鬼 自残全身伤

唱红《爱情多瑙河》的熊天平,在马国怪庙东张西望,结果疑招惹了不干净东西,不自觉地用利器自插身体!

熊天平淡出歌坛两年多,他透露他时运最不济的时候,不是从唱片公司解散那天开始,而是在马国发片期间,遇上了被人下降头的灵异事件。

“大概是前年的事吧,我去马来西亚参加颁奖典礼时,在一个荒郊野外,遇上了被人下降头的怪事。”

熊天平说,那天早上他闲来无事,一个人去跑步,跑着跑着,越跑地点越偏僻,于是他看到一个有点类似台湾到处都有的土地公庙,但是庙的形状长得很奇怪,好奇的他就跑到庙前东张西望了一番。

“我在那里张望许久之后,因为不确定那间庙的属性,所以我就不愿意对着庙里的神祭拜,这时候我一转身,看到旁边站了一个人,在一旁面无表情地看着我。”

熊天平回忆说,当时他只觉得全身有点毛毛的,于是就迅速离开了那间庙的现场,没想到回到台湾之后,却发生了一连串的灵异事件,“有一阵子,我几乎每天都在流血!”

熊天平表示,当他从马来西亚回来之后,就开始诸事不顺,不止手机被扒,而且每天都会发生一些皮外伤,不是撞伤就是跌倒,让他心里也不禁深感怪异起来。

”还有一次,我晚上居然没有意识地拿起家里拜拜用的金刚杵,就往自己身上戳,隔天醒来后发现自己身上有血,才隐约有感觉,原来我在睡梦中不知不觉地竟然拿起了金刚杵往自己身上戳。“

熊天平心有余悸地说,发生了这件事情之后,他越发觉得自己一定有那里不对劲,加上自己几乎每天都是昏昏沉沉的,于是熊天平就把自己的际遇告诉了周遭的朋友,在朋友的介绍下,找人破解了这个降头。

“透过了朋友介绍,我到一个庙里去拜拜,并且请那边的师父帮我化解,烧了一些金纸之后,这个降头就这么被化掉了。”

熊天平指出,自从降头被解了后,他就更加小心。“从此我到陌生的地方都不敢东张西望,以免招惹到不干净的东西。”
好多朋友告诉偶降头是真滴……

世界上确实有很多科学暂时还无法解释的现象,但无论如何,我们都要相信科学杜绝迷信,像成龙那样,自己问心无愧就好,也别指望求神拜佛就能给自己带来好运、逢凶化吉,应该努力拼搏、理性应对,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。

赞(12) 打赏
转载请注明出处:优美句子 » 明星们亲口述说的见鬼经历(三)
分享到: 更多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文章有用,赏一下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