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
分享文字,图片,软件。

明星们亲口述说的见鬼经历(二)

明星们亲口述说的见鬼经历(二)插图

张宇——碰到音乐鬼

“很奇怪吧!歌手早已在录音间里睡着了,我们却还在外面录得兴高采烈。“提起那回在录音室所遇到的怪事,张宇至今仍觉得不可思议。

张宇表示早先曾听过不少有关录音室里所发生的奇事,可是身为歌手的他,录音室不知道进进出出多少回,始终无缘亲自经历,直到这回张宇以词曲创作者的身分前往录音室探班,却亲身经历了一段无法理解的怪事。“一次就够怆的了!“张宇心有余悸的表示。

“那是一个寒流来袭的漆黑冬夜!“张宇至今仍旧印象深刻。当张宇和唱片公司的工作人员顶着寒流匆匆地赶抵中正国际机场时,自美返台准备灌录专辑唱片的歌手,似乎早已在寒风中伫立多时,稍嫌疲惫的脸上掺杂着焦急的神情。

“对不起,来晚了!“在张宇带着歉意向对方寒喧后,惊讶的发现对方的国语十分标准。“一听到他开口说话,我心就安了不少。“张宇对方的国语十分标准。“一听到他开口说话,我心就安了不少。“张宇透露原先十分担心对方的国语能力,怕届时进录音室时沟通困难,发生鸡同鸭讲的窘况,可是在经过短暂的交谈后,张宇原本一颗忐忑不安的心,才算安定下来。

当张宇等人驱车匆匆抵达录音室时,时间早已过了午夜十二时,从录音师身旁的烟灰缸中躺满的烟尸来看,似乎早已等候多时,张宇自然又是一迭声的对不起。

在张宇刚走到控音室在录音师身旁坐定时,从美国回来的歌手也已经进入录音室,并随手关掉了录音室里的灯光。“他一把灯熄掉,我们彼此就只能靠麦克风沟通。

张宇表示,有很多歌手在录音时都喜欢关灯,在黑暗里唱歌,他自己录音时,都有这个习惯。所以当那位从美国回来的歌手关掉录音室的灯光时,他感觉十分平常。

“可是原本十分平常的事后来却发生不平常的变化!“

“开始时一切都很顺利。“张宇表示从试音、调音到开始录唱,他和录音师虽然看不见歌手的表现,但可听到歌手的动静,并经由麦克风的沟通,要求歌手达到自己和录音师的要求。

当身旁的录音师做出OK的手势时,张宇随手看了一下手表,“才十分钟就录好第一首歌,成积不错嘛!“正当张宇为那名在长途飞行后,身体精神状况并非极佳的情形下,就能迅速录好一首歌的歌手感到高兴时,张宇却突然想起适才录音时,歌手只是一味地听从录音师和他的意见录音,歌手本身并未表达他的意思,张宇觉得有必要请歌手出来听听看自己的成积,“叫他出来吧!“可是当录音师透过麦克风要歌手出来时,却听不到回答,一连数次,浸在黑暗中的录音室竟不再传出一丝声响。

一阵凉意爬上了张宇的背脊,急急忙忙地打开录音室的门,并扭亮了室内的日光灯,却发现那名歌手端坐在麦克风前的椅子上,打着瞌睡并发出均匀的打呼声,张宇连忙摇醒了歌手,“怎么回事睡着了?““啊!对不起实在太累了,所以一坐在椅子上,便忍不住打起了瞌睡。“歌手十分抱歉的回答。

“你一进录音室就睡着了?“张宇不相信的问道。

“是啊,有什么不对?“意识到已经有事发生的张宇并不理会歌手的疑问,便又急忙地检查麦克风。

果然麦克风的开关在 off 的位置上。

“总算让我遇见了!“张宇带着恐惧中夹杂着一丝兴奋的心情回到了控音间,要求录音师重放一遍刚才录好的带子,“放出来的声音,就好像是转速错了一样。“张宇形容当喇叭发出一连串听不清楚的歌词与不成调的音乐时,录音师还不好意思向他表示抱歉,可能是刚才录音时不小心发生错误,只有张宇心理明白刚才他们是遇见了不干净的东西了!

池秋美——碰到无脸鬼

十年前在新加坡,那个时候跟凌峰同台,我记得我住在十一楼,凌峰住十三楼,我平常跟秘书林小姐一起睡,她白天上班,晚上下班之后再来陪我。她平常离开的时间固定是早上七点十五分。有一天她同一时间离开,七点半的时候,有人来按我的门铃,我以为是林小姐东西没有拿。於是我就问“谁啊?”没有人回话,可是门铃又叮咚叮咚,我再问“谁啊?”还是没有回话。可是确实是有人按门铃!我就从门上的观视窗望出来,我看到了一个头但是没有五官,头发上结了很多颜色的珠珠。
我以为我看错了,我又再看了一次。真的,看到好多珠珠的长发,就是没有五官。

那时候我心里就发毛,我想莫非我也碰上了!我就站在那里,隔着一扇门,我觉得好冷。房间只有我一个人,我想喊救命,却走不出去,也不敢出去。我只好回到被窝里面,把整个人蒙住。谁知道蒙住以后,他照样进来,走到我的床边,我听到他呼吸的声音,那个声音“哈...哈...哈...”我听得很清楚。我想糟了,他进来了,他不但在呼吸,而且还压我,压得很用力,我动都没办法动。千真万确的。

我试着要动,但没办法动,我想到妈妈以前说的,如果碰到这种东西,一定要出声音,因为他们听到声音会跑掉。於是我就咳,蒙着棉被咳,咳的时间大概有二十到三十分。可是我又想,不行,我今天要录新加坡电视歌唱专辑,唱现场的,我再咳下去,一定倒嗓,我已经觉得喉咙不太对了。我再想,打给凌峰大哥,他住十三楼,我拿了那个电话我就拨1319。

那时候是早上七、八点,对我们来说还没有天亮,他说:“出什么事啊?”我说:“拜托、求求你、你快点下来,我出事了。”他听我的声音很紧张,就套了一条西装裤跑下来。

过了一会儿,我听到电铃叮-咚,我想会不会是刚刚那个“东西”?我问:“谁啊?”“是我,凌峰啊!”再问了一次,“我凌峰啊!”我看,确实是凌峰大哥,我就把门打开。那时候有一个念头,很想抱住一个人的热体,因为我的魂,坦白讲被那个东西已经吓跑了,看到凌峰,我就抱住他,抱住他的身体。慢慢地,我的魂总算稍微的镇定下来。

何家劲——被鬼吵

我讲的是何家劲的事情,我们那时候在南部拍戏,他住一个旅馆,第二天我早班,到了半夜的时候,他老觉得有人叫他起来,“起来啦!起来啦!“他就说:“别吵啦!“结果他起来一看,没有人啊!他是自己一个人住一间嘛!就继续睡。又听到“起来啦,陪我玩嘛!“他气得起来说:“拜托你好不好,我明天有早班,你不要吵我好不好?“他就对着空屋子讲,然后,没有办法啊!那声音还是一直吵,他就只好起来出去,到街头流浪,隔天早上,他冲去跟柜台小姐说,“你昨天晚上给我的房间有鬼。“结果那小姐说:“不是啦!不是那一间,是另外一间才有鬼。

洪金宝——自己吓自己

有一次在印尼峇里岛拍戏,我们白天到达后,工作人员就很想玩,其中有两个印尼人就说:“海滩上有个女孩子很漂亮。”他们就想追那个女孩子。一会儿他们很快跑回来,每个人的脸红红绿绿,不知干什么了?他们说刚才在沙滩看见一个人有九呎高,头很大,讲了半天,我也没看见就当没什么事。

到了晚上,吃完晚饭十点钟了,我跟一个师弟,两个人躺在沙滩的籐椅上聊天。我看到很远的地方,有一个人手是翘的,脚也是翘的,横着躺在海边。我愈看愈害怕,马上想起那个九尺、头大的人。我就跟我师弟说:“我说一、二、三我们一起跑。”“干什么?”“别问啦!反正我们跑啦!”就跑回去了。跑回去后他们问什么事情,我就告诉他们刚才我见到一个什么什么。后来大家决定等天亮的时候再一起出去看。

到五点的时候,天蒙蒙亮的时候,那个东西还在,仔细一看原来是一个大树头。海浪一打过来,就动了,海浪不打过来它就不动。原来是自己吓自己。

任贤齐——愈想愈心惊

八十年时,我在新竹拍一部连续剧,那时候快入冬又有点冷,我们跟几个前辈演员吃点东西,他们会喝点小酒,因为第二天要拍戏。喝一喝大家都说早点休息,就回去睡觉了。其中有一个前辈是付雷传大哥,第二天他跟我说他睡觉睡到半夜醒过来觉得怪怪的,他是盖着毯子侧睡,半夜醒过往返头一看,发现背后面有一个老鼠的东西在毯子底下蠕动着,他可以看出鼓起?有感觉,他想“怎么会有老鼠呢!”就有点生气,打开被看看,竟然没有东西,那个蠕动的形壮还在,打开就不见了,他觉得非常希奇。

第二天他跟我们讲,我们就说:“付大哥,你是不是太累或喝醉了?”大家笑一笑,事情就过去了。有一个执行制作,我们都叫他宝重叔,他也在旁边笑:“哈哈哈,是不是喝醉了?”那天晚上大家收工了,又回去睡觉,睡到半夜时忽然听见一声惨叫“哇”,叫得很大声。我们那时住的是出租套房,我们租了两层,中间一个走道,房间在两旁,我们开们一看,就看到有一个人站在走道中间一直冒冷汗,一直发抖,一直打颤,是执行制作宝重叔。因为他头发比较少,他的汗就似乎水从他头上倒下去一样哗啦啦的淋下来,全身湿透了,我们问他话也答不出来,我们觉得很紧张,赶紧把他送医院,去医院帮他量血压检查,发现他血压都升到两百,很可怕,他也说不出话来,我们就让他在医院休息。

那天晚上大家有夜班,晚上都去拍夜戏了,只有我一个人第二天有班,我在房间里面,我就想去看他,他比较清醒,我问他到底是怎回事,他跟我说这次他也看到了那个东西,不过他跟付大哥不同,付大哥是侧睡,他则是躺着睡,而且是大字形。他睡到半夜的时候醒过来发现怪怪的往下看,发现那个东西跨过他的脚在蠕动,可是他完全没有感觉,他掀开一看发现没有东西,他很害怕就跑去门口大叫,我们才发现这个现象。我就安慰安慰他:“我想年纪大了,可能比较会胡思乱想。“然后就回去了。

我回到房间的时候就看看书,看着看着我就睡着了,睡到半夜的时候醒过?有盖毯子,我醒过来就回头看没有任何东西。越想越害怕,我就开车到拍片现场,想那边工作人员多可以壮壮胆。到了拍片现场导演问我怎么来了,我就跟他说因为临时有事要回台北一趟,导演说:“记得明天要早点来。“我就赶紧开车从新竹回到台北。那时我和舜子住在一起,因为舜子对佛学比较有研究,回到台北,我就问他:“舜子,怎么办,玉是不是可以避邪?“舜子告诉我说其实玉不是每一种都有避邪的功能,只有几种比较非凡的才有避邪的作用,我就赶紧翻玉器的年鉴,看到有三种,一种是刚卯,一种是南佩,另外一种我忘记了,再去翻舜子那边有没有,我发现舜子有一块刚卯,我就跟舜子先借,舜子说,玉碰到不干净的东西可能会裂掉,有裂痕或变色,我就放在我身上,回去拍戏才安心。

后来我就尽量拍完后回台北住,我听说有几个灯光助理后几天睡得不是很安稳,可是我也不敢跟他们说,怕他们会紧张,因为我也不知道如何去解释这种事情,用科学、常理比较难去推算这种东西。之后我们就换地方拍戏,也就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情了。

未完待续……

赞(1) 打赏
转载请注明出处:优美句子 » 明星们亲口述说的见鬼经历(二)
分享到: 更多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本站专属省钱福利!

20元话费红包购物优惠券

文章有用,赏一下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