早教日记 你可以把这个吃掉

2022-09-14 47 0

《庆兔兔日记》庆小兔四岁二百二十七天

3719-二零二一年八月二十日星期五阴天转小雨32℃~25℃客厅早晨温度27℃ PM2.5-34

虽然已经入秋,昨天的一点阳光,让风扇空调重新焕发青春。

早上起来云还是压在头顶,江面上蒙上一层薄薄的雾。

还不到七点钟庆小兔抱着毛巾被就过来了。

庆小兔说:“外婆,我起来了。”

外婆说:“小九,你今天怎么起那么早呀?”

庆小兔说:“今天我的好朋友要来玩。”

庆小兔放下毛巾被走到门口,大门咚咚咚地被敲响

庆小兔问:“谁呀?”

“哥哥。”庆兔兔在外边说。

庆小兔把大门打开让庆兔兔进来。

庆兔兔说:“外婆,我来了。”

外婆说:“你今天怎么来怎么早呀?”

庆兔兔说:“我今天的作业已经做完了。”

庆兔兔放下书包就在看《丁丁历险记》。

庆小兔也拿一本《丁丁历险记》在看。

外婆对我说:“叫小九刷牙洗脸呀?”

我这才想起来庆小兔还没有刷牙洗脸。

庆小兔问:“外公,什么时候是九点钟呀?”

我说:“现在七点钟,八点,九点,还有两个钟头。”

庆小兔伸出两个手指头问:“是两个吗?”

我说:“你不是会看钟吗?”

庆小兔说:“我还看不好。”

我说:“你不是学霸吗?学霸就很会学习的,学霸不是已经学会看钟吗?”

外婆说:“小九刷牙洗脸了。”

我去卫生间把水给庆小兔倒好。

我对庆小兔说:“我给你把水弄好了。”

庆小兔进到卫生间。

庆兔兔拿起跳绳。

庆兔兔说:“外婆,我的作业做完了,我要先跳绳。”

外婆说:“跳完绳就吃饭。”

庆兔兔打开定时器在跳绳。

姨爹过来了。

姨爹问:“小九,听姨妈说,你早上五点钟就醒了。”

庆兔兔惊讶地问:“小九,你五点钟就起来了。”

庆小兔说:“我问姨妈十点钟没有?”

门被敲响了。

这时候才七点十五分。

打开门,多多骑着平衡车停在门口。

姨妈说:“小九,你的好朋友来了。”

庆小兔从卫生间探出头说:“我在洗脸。”

姨妈把多多引到爬行毯跟前。

姨妈说:“多多,小九有很多玩具,你可以随便玩。”

多多愣愣的站在爬行毯跟前。

我给多多拿来一双拖鞋。

我说:“你把鞋脱了,你可以在爬行毯上玩,一会你可以穿拖鞋。”

庆小兔迅速来到多多的跟前。

庆小兔说:“嗨,多多哥哥你来了。”

庆小兔脱了鞋来到爬行毯上。

庆小兔说:“多多哥哥,这里都是我的玩具。”

庆小兔在给多多拿玩具,多多还有一点拘束,多多拿着玩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。

庆小兔说:“多多哥哥,你过来呀!”

我说:“多多,你把鞋脱了上去玩。”

多多这时候才蹲了下来,多多并没有脱鞋,多多只是半跪在爬行毯上。

庆小兔说:“今天彤彤姐姐玲玲姐姐还要来,她们是我的好朋友。”

庆小兔看着多多还是蹲在那里。

庆小兔说;“你上来呀!”

多多看看自己的脚。

庆小兔说:“你把鞋脱了上来呀!”

多多这时候才把鞋脱了蹲在爬行毯的边沿。

庆小兔问多多:“你自己来的吗?”

多多说:“我骑平衡车来的。”

庆小兔说:“我也有平衡车。”

多多说:“我还有自行车呢!”

庆小兔说:“我还不是有自行车。”

多多手里拿着玩具在玩。

庆小兔穿好鞋往门口走。

庆小兔说:“多多哥哥,你来,你看看我的自行车。”

多多抬起头看看庆小兔一眼,多多并没有走过来。

庆小兔说:“我哥哥是大孩子,我哥哥是骑大自行车。我哥哥可以一个手扶着车把,一个手松开。”

庆小兔回头看,多多还是静静地蹲在那里。

庆小兔说:“多多哥哥来呀!你来看我的自行车。”

庆小兔朝着多多在招手,多多只是看着庆小兔。

庆小兔走了过来。

庆小兔说:“多多哥哥!你来呀!你来看我的自行车。”

多多站了起来,多多朝着庆小兔这边走来。

庆小兔说:“你不能光着脚。”

多多说:“我没有?”

庆小兔说:“我看见了。”

多多说:“我还穿着袜子呢。”

庆小兔说:“你不能穿着袜子在地上走路。”

多多说:“我没有带拖鞋。”

庆小兔说:“你可以穿鞋过来。”

多多穿好鞋走了过来。

门口放着庆小兔的自行车平衡车。

庆小兔说:“这是我的平衡车。”

多多说:“你的平衡车跟我的一样。”

庆小兔说:“这是我的自行车。”

多多说:“你的自行车还有辅助轮呀!”

庆小兔说:“是呀,因为我还是一个小孩子呀!”

多多说:“我的自行车就没有辅助轮。”

庆小兔说:“你已经上学了,我上学的时候我也不用辅助轮。”

两个人重新回到爬行毯上,庆小兔继续给多多介绍自己的玩具,玩具就是孩子们最好的交流的媒介,再不熟悉的孩子,再自闭的小朋友,看见不一样的玩具就会两眼发光。

庆小兔热情友善,玩具的多种多样,渐渐地多多放开了,多多不再是庆小兔给他拿玩具,多多一个人开始在玩具架玩具箱里找玩具了。

没有一家的孩子没有玩具。玩具只是多少的问题。没有一家的玩具会一模一样,玩具就是大同小异,孩子只要是看见玩具,每一个孩子玩的很尽兴。像庆小兔这么多玩具玩具的家庭可能不会很多,这就让庆小兔有了更多的朋友,庆小兔这样热情洋溢,更加吸引一群小蜜蜂前来采蜜。

时间在悄悄地往前在走。

庆小兔问:“彤彤姐姐玲玲姐姐什么时候来呀?”

我说:“九点钟。”

庆小兔说:“还要多长时间。”

我说:“还要两个小时。”

庆小兔伸出两个指头。

庆小兔问:“两点钟吗?”

我说:“你可以看钟呀?你看到九点钟了,她们就来了。”

庆小兔说:“什么时候她们才来呀?”

我说:“你可以跟多多哥哥玩呀?”

庆小兔说:“不要。”

庆小兔问:“我可以看汉字城堡吗?”

我说:“可以。”

庆小兔看的是宝宝巴士。

多多拿着坦克车遥控器问:“小九,这个怎么玩的?”

庆小兔在遥控器上按着。

庆小兔说:“你看这不是开了吗!这个是开炮的,这个是炮塔转圈的,这个是…。”

多多把遥控器接过去。

多多说:“这个我知道。”

突然听到大毛喜悦地吼叫,玲玲姐姐彤彤姐姐来了。

庆小兔说:“来了,玲玲姐姐彤彤姐姐来了。”

庆小兔说:“多多哥哥,我的好朋友来了。”

庆小兔立刻迎了上去,多多并没有跟着庆小兔出去。

庆小兔马上就活跃起来,多多对新来的同伴无动于衷,多多一个人趴在玩玩具。

庆小兔从外边回来,玲玲彤彤跟着庆小兔进来了。

庆小兔说:“多多哥哥,我的好朋友来了。”

多多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庆小兔,多多也只多瞄了一眼玲玲彤彤。

庆小兔说:“多多哥哥,你不去跟她们玩吗?”

多多这一次连头也没有抬一下,多多一个人窝藏在沙发背后玩玩具。

昨天知道小朋友要过来玩,昨天我就吹了那么多气球,庆小兔把气球拿出来。

庆小兔说:“玲玲姐姐彤彤姐姐有气球。”

气球是每一个人都喜欢的玩具,很快一个人一个气球在玩。

外婆问:“多多,你不跟她们一起玩呀?”

多多说:“我不要。”

彤彤说:“我的气球没有气了。”

庆兔兔自告奋勇给彤彤吹气球,彤彤的气球马上膨胀起来,气球已经透亮,他高兴地拍打着气球。

庆小兔说:“我的气球也没有气了。”

庆小兔的气球颜色已经暗淡,气球直径也小了许多。

庆小兔说:“外婆,你帮我把气球吹一下。”

随着彤彤庆小兔的气球恢复青春,所有人的气球都重新吹鼓了肚皮。

客厅里响起嘭嘭嘭拍打气球的声音,红色的气球在屋里上上下下地飞舞。

多多一个人跪在爬行毯上继续在玩。

庆小兔说:“多多哥哥,我们去我姨妈家。”

庆兔兔庆小兔彤彤玲玲去了姨妈家,多多依旧一个人在玩坦克车。

坦克车轰隆隆地来到客厅中央。

一会庆兔兔庆小兔彤彤玲玲都回来了。

庆小兔说:“你们谁跟我下围棋。”

庆小兔把围棋盒搬了过来。

庆小兔问:“多多哥哥,我们两个下围棋吧?”

多多说:“我不下。”

庆兔兔说:“你不是学习围棋了吗?”

多多说:“是呀!我已经学了一年了。”

庆兔兔说:“小九才学习了一个月。”

多多说:“我围棋很厉害的,我不跟小咪咪下围棋。”

庆小兔说:“我是大哥哥。”

多多说:“你那么小!”

庆小兔说:“小咪咪还要妈妈抱,我已经上幼儿园了,我明年就长得和你一样高了。”

多多说:“我明年一样也要长高的。”

庆小兔说:“我开学就要上中班了。”

多多说:“你还没有上学。”

彤彤走过来说:“小九,我跟你下。”

庆小兔把瑜伽垫抱了过来、

彤彤问:“你拿这个干什么呀?”

庆小兔说:“下围棋呀?”

彤彤说:“这个怎么下围棋。”

庆兔兔说:“小九就是在这个上边下围棋的。”

庆小兔铺好围棋盘。

彤彤好像也在上围棋课。

庆小兔围棋已经上路,彤彤的围棋还没有边际。

庆小兔故意走出一块破绽让彤彤叫吃。

庆小兔说:“你下呀!你可以吃掉我的这个。”

彤彤把庆小兔的一片黑棋提取出去。

庆小兔指着棋盘里的一个位置说:“你往这里下。”

彤彤往棋盘里放下一颗白棋。

庆小兔在远远地放下一颗黑棋。

庆小兔用手指着彤彤刚才放下的白棋。

庆小兔说:“你可以把这个吃掉。”

庆小兔不是在下围棋,庆小兔是在教彤彤下围棋。

庆小兔拿起篮球在拍。

庆小兔说:“你们看我拍球。”

庆小兔左手在拍球。

庆小兔说:“你们看,我用左手在拍球。”

庆小兔两个手轮流在拍球。

庆小兔说:“你们看,我还可以两个手拍球。”

玲玲说:“我学习画画了。”

庆小兔说:“我也学习画画了。”

彤彤说:“我也学习画画了,我还学习跳舞了。”

彤彤举着双手举在头上,彤彤原地转了几圈。

庆小兔说:“我也会。”

庆小兔也原地转了几圈。

彤彤说:“我还会劈叉下腰。”

彤彤做了一个劈叉,彤彤的劈叉已经成型。

庆兔兔学着做劈叉,庆兔兔还没有劈下来,庆兔兔身体倒向一旁。

庆小兔也在劈叉,庆小兔可能是年龄小,庆小兔的关节韧带还比较容易拉开,庆小兔做的有一点模样。

庆兔兔庆小兔彤彤玲玲去姨妈家。

庆兔兔庆小兔彤彤玲玲去了小广场。

多多继续一个人默默地在玩。

十一点半庆兔兔庆小兔彤彤玲玲回来了。

德福跟着他们一起来了。

德福个头明显长高了许多,德福变得有一点黑瘦。

德福举着塑料袋说:“你们谁吃雪糕。”

雪糕没有一个小朋友不喜欢。

庆小兔马上举着手说:“我要。”

多多听到雪糕,多多也挤了过来。

多多说:“我也要一个。”

庆小兔说:“德福哥哥,你看我的玩具。”

德福四处巡视了一圈玩具,德福拿起一把枪。

庆小兔说:“我也拿一把枪。”

庆小兔拿着枪带着德福去了姨妈家。

姨妈的客人都在姨妈家,姨妈在厨房里忙碌,还有会做饭的爸爸在炒菜。

我们这里外婆只是做我们两个人的饭菜,我们这里只是孩子们的游乐场。

姨妈的客人吃完饭都在姨妈家休息,庆兔兔庆小兔也留在了姨妈家。

多多吃饭还是在姨妈家,多多午睡也没有过来。

我们这里渐渐地热闹起来,吃饱睡足的小朋友又过来了。

庆兔兔可能年龄成熟了一点,庆兔兔已经不像庆小兔一样疯玩了,庆兔兔不时地拿着书在看。

多多依旧一个人在爬行毯上玩玩具。

庆小兔就是几个哥哥姐姐的小玩伴,只要哥哥姐姐走到哪里,哪里就可以听到庆小兔的笑声。

多多并不是闭塞,多多又不是沉默寡言,多多的话很多,多多不断地在问各种问题。

可能多多更喜欢思考,多多不愿意把时间浪费在无聊的打打闹闹中。

多多的坦克车开了过来,坦克车朝着庆小兔方向开了过来,坦克车朝着庆小兔嘭嘭嘭地开炮。

庆小兔赶紧往旁边跨一步,庆小兔拿着枪对着坦克车开火。

坦克车转动炮塔继续指向庆小兔在开炮,庆小兔像螃蟹一样横着在转圈,坦克车的炮塔不依不饶地跟着庆小兔在转。庆小兔是转大圈,坦克车炮塔是原地转圈,坦克车不断地冒出火光,庆小兔的手枪也不停地开火。

庆小兔躲不开坦克车的大炮,庆小兔突然转向,坦克车的大炮找不到方向,庆小兔的手枪对着坦克车炮塔后边就是一枪。

庆小兔说:“你被打死了。”

多多说:“我的坦克车复活了。”

坦克车大炮重新指向庆小兔在开炮,庆小兔把螃蟹爬改为跑步,坦克车就蒙了头,坦克车左右转动炮塔追逐庆小兔。

多多在开变形金刚吉普车,庆小兔跟变形金刚并排站着。

变形金刚站起来,庆小兔举着两个手学着变形金刚。

变形金刚站着在原地转圈,庆小兔也跟着原地转圈。

变形金刚趴下来变成了吉普车。庆小兔两个手撑着地趴在地上。

吉普车在往前开,庆小兔也跟着往前爬。

吉普车往前转弯,庆小兔跟着转了过去。

天阴沉下来,风悄悄地刮了起来,就在要下班的时候,一场大雨耐不住性子泼了下来。

多多的妈妈下班来了。

小朋友一个个过去吃饭。

妈妈下班回来了。

妈妈也去姨妈家吃饭了。

我们这边顿时安静下来,就我和外婆两个人在吃饭。

已经很晚了,一行人浩浩荡荡地离开各奔东西。

庆小兔说:“你们再来玩。”

所有的小朋友都说:“好。”

庆小兔问:“你们明天来吗?”

姨妈说:“这两天他们不会来了。”

庆小兔问:“他们什么时候才能来了呀?”

姨妈说:“以后。”

庆小兔问:“什么是以后呀?”

姨妈说:“很长时间。”

庆小兔问:“很长时间是多长时间呀?”

姨妈说:“他们要到放假才来玩。”

庆小兔问:“他们什么时候放假呀?”

姨妈说:“要等放寒假。”

庆小兔问:“什么时候放寒假呀?”

姨妈说:“天冷的时候。”

庆小兔问:“什么时候天才会冷呀?”

姨妈说:“穿棉袄的时候。”

庆小兔问:“什么时候穿棉袄呀?”

姨妈说:“天冷的时候。”

庆小兔问:“什么时候天才会冷呀?”

姨妈楞了一下。

姨妈说:“我怎么又被你绕了回来。”

庆小兔问:“什么时候才绕回来呀?”

姨妈说:“你的问题我实在没有办法回答。”

相关文章

神仙颜值的女孩子究竟可以漂亮到什么程度?
禹风:放飞(节选)
周洪波:姨妈的理发店
陈蔚文:口音中的故乡与异乡
王晓莉:恍惚三章
刘东黎:苍茫氤氲(节选)

发布评论